干货热点
网站首页 > 干货热点 > 行业热点

“双11”东莞天猫交易额达14.14亿元

烟台天猫代运营双十一背后的数据.png


今年“双11”,钟情网购的东莞人又火了一把。仅来自阿里巴巴集团披露的数据就显示,“双11”当天,东莞市在天猫上的交易额达14.14亿元,比2015年增长了53%,位列广深之后排名全省第三。得益于这一民间网购节日,最近几天,遍布东莞大街小巷的快递小哥们也迎来了一年中最为忙碌的季节,多家快递企业都持续满仓运行。

面对火爆的行业需求,多家快递企业却不得不面对喜忧参半的局面。喜的是,作为珠三角快递物流行业的战略要地,这几年,途经东莞的快件量逐年攀升,为这些企业的发展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动力;令人忧愁的是,业务量的激增,让众多快递物流企业对场地规模有了更多的需求,可相对于高科技项目,税收贡献低的天然短板、寸土寸金的珍贵土地等问题,让众多快递企业面临无地可用的烦恼,一些企业甚至已经在“双11”前夕主动婉拒或者转移了部分东莞订单,以避免爆仓的危险。

1 缓解压力无奈转移的包裹

如果不出意外,这个“双11”网购节,烟台天猫代运营将为快捷快递有限公司东莞分公司带来超过10万个的包裹。过去两三年,得益于东莞快递行业的迅速崛起,这家快递行业的新锐企业,仅在虎门的仓库面积就翻了好几倍,规模扩大至2万平方米,无论规模、面积、开通的线路都是公司里最多的。东莞也成为了快捷快运在广东的总部、总仓以及管理中心,

然而,这个订单爆发的“双11”,快捷快递却在节前婉拒了不少订单,而是将包裹分流到广州、佛山等分拨中心,以缓解东莞总仓的压力。

“场地的需求对快递业扩大规模来说,是最为关键的要素。如今东莞的快递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于快递业务量的提升,基本每间快递公司的场地都不够用。”

快捷快递有限公司副总裁兼广东省区总经理刘晓社了解到,一些快递公司为了满足日常的经营需求而到处找土地,可现在面临的普遍局面是,政府大多不能满足供给,也缺少完善的土地规划,能划分给快递企业的土地份额相当的少。另外,在租用的土地或厂房上,快递企业因怕遇上拆迁等不可抗因素,眼下也不敢引进先进的设备和硬件设施或者将仓库进行功能升级,大家为土地供给的事情费尽了心思。

刘晓社认为,某些政府部门对快递行业存在偏见,总以为快递企业的创收远比高新企业少,所交付的税收也相对较少,政府更看好高新科技企业的发展,“东莞某镇政府官员直接跟我说,相对科技型的企业,快递企业在当地纳税太少了,很难给到大片的土地,土地的供给将优先科技型企业,这让我们这些快递企业在莞感到受困”。

刘晓社说,快递物流业是东莞现代服务业的重要支撑力量,东莞政府应该要重视这个行业,并且关注其生存的现状和发展的瓶颈,建议政府可以多给予快递物流企业用地,规划快递物流专业用地,解决快递物流企业发展的盲点。

事实上,不仅是新锐企业的发展需求难以满足,即便是一些名声在外的国企巨头,如今要通过快递物流在东莞获得相应的土地资源,同样不易。

前不久,一家为华为提供物流供应链的某国字号企业在一次内部交流会上就提出,希望在松山湖周边能够获得相应的土地,投资兴建可以满足华为终端建成后所需的供应链物流服务。

不过,这一请求当场就让在场的部分镇街政府负责人婉拒了。在他们看来,物流对土地等资源占用很大,但带来的交通压力等管理成本很高,而且能够为当地提供的税收却很少。他们希望传统快递物流企业在商业模式上能有所创新,用技术实现节约用地,不仅仅是成立一个仓库,而是能够成立一家复合型的公司,为当地创造更多的效应。

中通快递广东区域综合管理部高级经理王传晓对于这一观点并不认同。他说,随着快递物流业的发展,这几年中通的快递量呈现直线增长的趋势,扩大规模的需求也越来越强烈了。去年,中通就从虎门搬至了沙田,仓库的面积从原来的2万平方米增长至7万平方米。除了场地面积外,中通在交通工具、人员配置、服务质量等多个方面仍需增加和提升。

在王传晓看来,快递物流是深入到千家万户的生活的,是服务于市民的日常生活当中的。在这几年,快递行业在产品的转型方面做了重新的定位。以前,东莞是世界工厂,快递企业所运输的包裹多数是加工制造的产品,如今随着商贸物流、电商的发展,传统的加工制造的成品出口变少了。随着国家重点推动内销经济的发展,快销产品、消费品、农产品等产品随之取而代之,快递行业也会紧跟步伐,跟随其抓准商机、转型发展。

如今在东莞蓬勃发展的电商行业,如果没有快递行业的支持,根本无法支撑其发展。换句话说,快递企业代替了消费者出门消费,节省了大量的交通成本、时间成本、流通成本,在产品生产、流通、消费的各个环节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2 年纳税近亿元的项目标杆

寮步镇竹园村温竹路上,过往车辆川流不息,顺丰速运(东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丰)大楼颇为显眼。此前,在谈及快递业在东莞的发展时,顺丰位于寮步的这个项目,曾被多个镇街党政领导视为快递行业项目引进的标杆。

“刚来的时候,这里还比较冷清,后来不断发展起来。”顺丰公共事务部东莞总经理胡文展说,东莞公司于2007年1月投资成立,主要经营国际、国内快递、揽货、仓储、结算运杂费及报关、报检、保险等业务。随着业务量不断扩大,顺丰公司下属经营网点逐步覆盖了东莞各镇街,公司营业收入也不断增长。比如2015年,该公司营业收入18个亿,纳税额达到9000多万元,就业人员9000多人。

“除了为当地带来税收,我们还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胡文展表示,为此公司先后获得了诸多荣誉。从2007年开始,顺丰先后荣获“守合同重信用企业”、东莞“商贸龙头企业”、东莞市“十大物流企业”等称号。2009年至2015年期间,顺丰连续七年荣获寮步镇政府颁发的“突出贡献奖”称号,以及“员工满意度企业”称号等。

说起当初选址寮步,胡文展说,顺丰是经过了一番考察和调研的。首先,该公司详细了解了东莞的地理位置,并对一些点进行了深入考察,最终决定将公司选址在寮步镇。

“当然,这与寮步镇十分重视密不可分。”胡文展告诉记者,项目启动前,当地政府十分重视,为项目发展提供了极大帮助,随着顺丰公司业务量增长及规模继续扩大,当地政府对企业扶持力度更大。

寮步镇有关负责人表示,顺丰公司算是寮步纳税大户,还为当地提供了许多就业机会,为了能让企业稳定快速发展,政府给予了许多支持,比如为企业提供子女公办学位、绿色办事通道、千人扶千企、行业优惠政策等扶持措施。

为何其他同行在发展过程中面临地方政府的冷眼相待,顺丰却能在寮步始终被奉为掌上明珠呢?胡文展坦言,税收贡献的保障,让地方政府对顺丰在当地的发展有信心,这是其中的重要因素。要做到这一点,企业本身必须跟随东莞转型升级的步伐不断创新发展才能实现。以顺丰为例,现在的顺丰本质已经不是单纯做快递或者物流的企业,而是做服务,核心竞争力是服务,本质是要做一个服务型的企业。

最近几年,东莞越来越多传统行业向互联网销售转型,使网购品种更加丰富:除简单、标准、轻便的品种(如图书、3C、日用品等)以外,更多重品牌、重服务、高价值、大体积的品类(如家具、家电、医药、家装等)在触网销售。

“从顺丰的商家行业分布来看,大体上接近东莞行业分布结构,主要以3C数码/手机为主,其次是服饰鞋包。”胡文展透露,结合这一实际,顺丰近年来在东莞等全国范围内主动寻找中高端合作商家,在高价值行业(如珠宝、大家电)市场占有率相对较好,使得产品价格都要远高于行业均价。

在产品方面,顺丰针对中高端电商市场而专设的高时效电商快递服务,如电商专配、顺丰小盒等,在时效要求一样的情况下,价格相比标准快递便宜1—2折。

此外,烟台天猫代运营为了吸引电商大客户,顺丰正在打造自己的产业园。同时,推出了金融服务和仓储分仓备货服务,在全国建立了数百家仓库。此外,顺丰还成立了顺丰优选、顺丰嘿客、顺丰海淘,三者互为犄角,从线上到线下,从国内市场到海外市场,围绕电商进行的部署初成格局,建设自己的电商平台。

3 海量电商数据背后的麻涌机遇

东莞另一个电商重镇麻涌镇在过去两年先后引进了京东商城、菜鸟物流等知名电商物流基地。与其他镇街有所不同的是,在引进这些快递物流企业之初,麻涌镇便早已认定,快递物流不会是麻涌镇产业蓝图上的最终形态。

“麻涌镇发展电商产业不仅仅是让电商把物流基地放在麻涌,而是要让电商企业将数据留在麻涌。”麻涌镇政府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16年上半年,麻涌镇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61.6亿元,增长808.6%,增速比去年同期提高797个百分点,全市排名第1位,市场消费能够实现高位增长,正是得益于京东等物流基地巨头的“有力拉动”。

近年来,麻涌提出打造全国电商专业镇的口号,仅2015年初举办的互联网+物流•麻涌电商生态圈签约发布会就当场签约引进15个优质电商项目,总投资达208亿元,签约的电商项目涉及粮油、汽车、钢铁物流、网络购物、食品配送等多个领域。

伴随着这些电商巨头项目的陆续投产和发展,这些企业对数据中心的需求也在日渐增长。就在上周,计划总投资6亿元的安华(东莞)数据中心项目在麻涌正式签约,该项目也成为迄今为止东莞规划建设最大的互联网数据中心。项目建成后将令麻涌及周边的互联网及电商产业的配套服务水平得到大幅提高。

上述负责人表示,安华集团选择在麻涌设立互联网数据中心,正是看重麻涌打造全国电商专业镇的定位以及麻涌已经吸引了包括京东商城、菜鸟物流等电商巨头在麻涌落户。同时,麻涌镇的区位优势也有利于该互联网数据中心辐射华南地区。

此次中国安华与东莞电信联手打造这一互联网数据中心,在未来将把东莞及周边区域的互联网企业的数据中心服务需求聚集到麻涌镇,为东莞以及周边区域的互联网发展提供便利和配套支持。

从物流基地到电商产业聚集区,再到区域数据中心,在该负责人看来,麻涌镇的电商物流产业,正在尝试为当地构筑起一个横贯电商前端物流业到后端数据产业的全产业链条,以破解单一产业环节的发展短板。